大家都在搜

朱利安尼呼吁在橢圓形辦公室會議上交換土耳其囚犯



  在2017年與特朗普總統和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舉行的有爭議的橢圓形辦公室會議上,魯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W.Giuliani)尋求幫助,以確保釋放被囚的伊朗伊朗土耳其黃金交易商,這是與土耳其潛在的囚犯交換協議的一部分。

  前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 )于2017年與特朗普總統會晤。秘書推遲了擬議的囚犯互換計劃,涉及一名涉嫌與魯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W. Giuliani)的客戶進行過一筆交易,后者的客戶被控以100億美元的計劃阻止對伊朗的制裁。朱利亞尼先生的要求引起了蒂勒森先生的立即反對,蒂勒森先生表示,根據在會議上作簡短介紹的兩名人士,干涉公開刑事案件是非常不適當的。

  黃金交易商里扎·扎拉布(Reza Zarrab)被聯邦檢察官指控在土耳其國有銀行向伊朗匯入價值逾100億美元的黃金和現金的努力中起著核心作用,這違反了美國旨在制裁伊朗的制裁措施。遏制伊朗的核計劃。

  但是在2017年初的白宮會議上,朱利安尼先生和他的長期朋友兼同事,前司法部長邁克爾·穆卡西(Michael Mukasey)拒絕了蒂勒森的反對意見。

  知情人士說,特朗普沒有與國務卿站在一邊,而是告訴他們自己解決這個問題。他們以匿名的身份發言,因為他們無權討論此事。

  最后,沒有發生這樣的囚犯交換。但是這一集開啟了朱利安尼先生努力使自己加入特朗普政府外交的努力的新篇章,而有時則代表對結果有直接興趣的客戶。

  橢圓形辦公室會議在朱利安尼先生成為特朗普先生的特別律師對俄羅斯進行調查的私人律師之前舉行。最近幾周,朱利安尼(Giuliani)先生敦促烏克蘭官員調查特朗普的政治對手之一,前副總統約瑟夫·拜登(Joseph R. Biden Jr.)的兒子的運動,已將他推向眾議院彈each調查的中間。周三,朱利亞尼在該競選活動中的兩名同伙因違反聯邦競選財務法而被捕。

  朱利亞尼先生在周四的一次采訪中為他在黃金交易員案中的行為辯護,彭博社周三首次報道了他的行為。

  朱利亞尼先生以對伊朗的鷹派觀點而聞名,他說,他愿意代表扎拉布先生,因為擬議的換人計劃將確保釋放一名美國牧師,該牧師因與恐怖主義有關的指控而被關押在土耳其被認為是偽造的國家。

  他將自己的努力比喻為冷戰期間的演習,包括將當時想要的檢察長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告知演習,以交易敵人間諜以換取在海外被拘留的美國人。

  朱利亞尼先生質疑他的行為有何不同。他說:“這恰好是一筆好買賣。” “我希望像湯姆·漢克斯的電影那樣成為英雄。”

  但是,由于美國和土耳其之間的緊張和復雜關系,在特朗普先生擔任國務卿一職后的幾個月中,他作為私人公民和總統之友的參與使政府中的某些人感到不舒服。 。

  朱利安尼先生在擬議的囚犯交易中的客戶里扎·扎拉布(Reza Zarrab)隨后在伊朗計劃中認罪。朱利安尼的舉動也與美國為遏制伊朗的核計劃所做的長期努力背道而馳,因為美國正試圖懲罰像薩拉拉先生這樣的參與者,后者曾幫助伊朗政權逃避制裁。

  此案被稱為美國歷史上最大的一次逃避伊朗制裁的案子,圍繞著土耳其銀行在2012年和2013年向伊朗發送數十億美元黃金和現金以換取石油和天然氣的計劃。

  擁有土耳其和伊朗國籍的扎拉布先生于2016年3月在佛羅里達州一次迪斯尼樂園的家庭旅行中被捕,并被指控犯有一項非法行動,該行依靠虛假文件和前臺公司將資產從賬戶中轉移到伊朗土耳其第二大國有銀行Halkbank的總部。

  將他帶出美國是土耳其總統雷杰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高度優先事項,因為扎拉布先生掌握的信息后來會牽涉到該銀行的高級官員和土耳其政府官員。

  確實,在監獄調換失敗后,扎拉布先生成為主要證人,并作證說,在2012年,時任土耳其總理的埃爾多安先生下令允許兩家土耳其銀行參加逃避制裁計劃。

  朱利安尼先生說,穆沙拉西先生為他提供了幫助,穆沙拉西先生是扎拉布先生的律師本杰明·布拉夫曼(Benjamin Brafman)雇用的。

  據知情人士透露,兩人于2017年初在蒂勒森先生加入對話時,在橢圓形辦公室向特朗普先生提起訴訟。知情人士說,無法向蒂勒森發表評論的蒂勒森先生驚訝地發現朱利安尼先生和穆卡西先生正在與總統舉行定期私人會晤。

  特朗普先生要求朱利安尼先生告訴蒂勒森先生他想要什么,這引發了蒂勒森先生的反對。

  穆卡西先生的發言人未回復置評請求。

  朱利安尼先生在周四的采訪中,對《紐約時報》提供的與蒂勒森先生有關扎拉布先生的討論的說法提出異議,并堅稱蒂勒森先生回答說這樣的步驟是不適當的。但是朱利安尼先生沒有具體說明他發現帳戶的哪些方面不正確,他說由于律師與客戶之間的特權,他無法討論會議。

  朱利安尼說:“這是一個完全惡意的故事,源于對我的持續攻擊,試圖破壞我的信譽。”

  他補充說,當時,特朗普政府“沒有人向他抱怨”他在此案中的作用。

  朱利安尼先生和穆卡西先生堅持不懈地努力。法院文件顯示,他們在與埃爾多安先生本人會面之前先與土耳其國務院官員討論了此事,塞申斯先生和當時的美國紐約南區檢察官普雷特·巴拉拉被告知“機密信息基礎。”

  朱利亞尼先生在法庭文件中辯稱:“據稱扎拉布先生參與的交易均不涉及武器或核技術或任何其他違禁品,而涉及消費品,而土耳其位于該國的一部分。對美國具有戰略意義的世界。”

  穆卡西先生在2017年4月的法庭文件中宣稱,“美國高級官員仍然樂于追求達成協議的可能性。”

  但是,曼哈頓的美國檢察官辦公室的官員和蒂勒森先生一樣,仍然反對Zarrab貿易。朱利安尼在周四接受采訪時說,他不確定這項提議為什么會破裂。

  顯而易見的是,扎拉布先生于2017年10月對上述指控表示認罪,并成為在紐約起訴的聯邦刑事案件的主要證人,該案件導致哈爾克班克(Halkbank)高管穆罕默德·哈坎·阿蒂利亞(Mehmet Hakan Atilla)被定罪。

  在阿蒂拉先生于2017年末進行的刑事審判期間,負責監督該案的法官批評朱利安尼先生在試圖確保扎拉布先生的自由中的作用,并指出這一舉動可能使伊朗受益。

  法官理查德·伯曼(Richard M. Berman)表示:“最令人敬佩??的是,朱利安尼(Giuliani)和穆卡西(Mukasey)宣誓書在沒有提及伊朗在起訴書中的核心作用,而且實際上根本沒有提及伊朗的情況下,顯得出奇地輕率。”這些人在聲明中暗示扎拉布先生的釋放可能對美國有所幫助。

  阿蒂利亞先生被判處32個月監禁。但他于7月初從監獄中獲釋,然后返回土耳其,在土耳其機場,土耳其的財政和財政部長培拉特·阿爾巴亞拉克(Berat Albayrak)像伊斯坦布爾的英雄一樣受到了問候,他也是埃爾多安的女son。美國政府尚未透露扎拉布先生的下落。

  美國牧師安德魯·布倫森(Andrew Brunson)也于 2018年10月獲釋,沒有涉及Zarrab先生的交易。此舉被認為是特朗普先生與埃爾多安先生之間關系的全面改善。




上一篇:民主黨人在激烈的集會上``脫稿''特朗普反對彈each
下一篇:特朗普抨擊拜登的兒子,特朗普的孩子帶入海外數百萬
崛起2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