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對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的襲擊凸顯了美國的兩極分化和危險



  華盛頓--幾乎沒有什么圖像比美國外交設施在世界某個地方被圍困更能打動美國人的心靈了。這種攻擊一直是創傷的口號:西貢。德黑蘭。貝魯特。內羅畢。班加西。

  本周,親伊朗民兵的支持者攻占了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大院,這一事件在元旦結束,當時民兵取消了圍困。事件持續不到48小時;核心區域未被侵入;沒有外交人員或美軍人員受傷的報道。

  然而,對許多人來說,對伊拉克首都的襲擊引發了一種發自內心的反應,這種情緒讓人想起了針對美國外交人員和設施的更為嚴重的襲擊--這些襲擊導致了死亡、破壞或長期圍困。對于那些經歷過這樣一段經歷的人來說,在憤怒的暴民高喊的口號消失之后,人們的記憶還在很長一段時間內。

  圖一28:親伊朗民兵和他們的支持者在美國駐伊拉克巴格達大使館前放火焚燒,伊拉克,星期三,2020年1月1日。

  克里斯托弗·R·希爾(Christopher R.Hill)說,“如果你不知道有人會來幫你,那就太可怕了--在我們的例子中,我們擔心他們會把這一切都燒掉。”1999年3月,美國駐馬其頓大使館被包圍、建筑物被燒毀時,他是美國駐馬其頓大使。

  對于大多數美國人來說,仍然或動人心弦的美國大使館或領事館陷入困境的圖像--一群動蕩不安的人群爬上大使館的墻,一場毀滅性的爆炸造成的燒焦的后果--有著某種夢幻般的熟悉。1975年,看到美國直升機從西貢大使館的屋頂上起飛,載著絕望的撤離者,或者看到美國人質于1979年在德黑蘭被抓捕的學生所劫持,這些都成為分享經驗的深層次數據庫的一部分。

  這樣的場景還引發了其他令人不安的主題:一個大國瞬間脆弱的感覺,人們可能會對嚴重的政治錯誤進行不和諧的認識,以及逐漸意識到,從長遠來看,即使是對美國威望的短暫打擊,也有多么危險。

  由于外交設施是它所代表的祖國的具體體現,對一個人的攻擊就像一聲遙遠的雷聲回響。以社交媒體為擴音器,全世界的演員--抗議者、民兵、政府制裁的暴徒--都敏銳地意識到攻擊美國實力象征的宣傳價值。

  “我們是一只大狗,這就是我們的敵人可以攻擊我們的方式,”瑞安·C·克羅克(Ryan C.Crocker)說,他是伊拉克和敘利亞等沖突危機的資深外交人士。在他的三次大使職務中--黎巴嫩、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一位前任被殺。

  a group of people standing in a parking lot: Iraqi security forces are deployed in front of the US embassy in the capital Baghdad, after an order from the Hashed al-Shaabi paramilitary force to supporters to leave the compound on January 1, 2020.

  艾哈邁德·魯巴耶/蓋蒂圖片社北美/TNS伊拉克安全部隊部署在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前,此前哈希德·沙比準軍事部隊命令支持者于2020年1月1日離開伊拉克大使館。

  并非每一次傷害美國外交人員或破壞美國設施的企圖都成為世界頭條新聞。但是這樣的襲擊已經在美國現代歷史上劃上了句號。外交聯盟美國外交服務協會(American Foreign Service Assn.)的數據顯示,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共有6名大使被殺,100多名外交官和其他美國政府官員在海外服役期間死于暴力。

  在巴格達大使館的襲擊中,一些前使節恐懼地注意到圍繞著它的事件迅速政治化。這種有毒黨派的模式是班加西--2012年對利比亞沿海城市美國兩處設施的襲擊,導致美國大使J·克里斯托弗·史蒂文斯(J.Christopher Stevens)和另外三名美國人喪生。

  這起暴力事件被國會共和黨人用來攻擊當時擔任國務卿的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以及后來的2016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

  就在巴格達圍困仍在繼續的時候,特朗普總統很快就在推特上吹噓這次襲擊是“反班加西”。他在佛羅里達州馬-a-拉戈莊園舉行的一個盛大的除夕夜派對上呼應了這一論點,在那里他告訴狂歡者:“這永遠不會,永遠不會成為班加西人。”

  幾名前外交官警告說,奧巴馬總統的言論--再加上美國上周對伊朗支持的卡泰布·真主黨(Kataib Hezbollah)民兵發動的空襲--這些言論都是不成熟、挑釁的,有可能引發危機。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研究員蘇珊娜·迪馬喬(Suzanne DiMaggio)在Twitter上寫道,“特朗普沒有敦促各方保持冷靜和克制,而是看到了一種可燃的局面&點燃了一場比賽。“又一個非強制性的錯誤”

  艾哈邁德·AL-RUBAYE/法新社/蓋蒂圖片社/TNS由強大的鄰國伊朗訓練和武裝的主要由什葉派武裝團體組成的哈希德al-shaabi網絡,成員們打破了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窗戶的防彈玻璃。2019年12月31日,他們沖破了外交使團的外墻,發泄他們對周末在伊拉克西部殺死親伊朗武裝分子的空襲的憤怒。這是多年來抗議者第一次能夠到達美國駐伊拉克首都大使館,該大使館位于高度安全的綠區的一系列檢查站后面。墻上的阿拉伯文寫著:“人民對美國說不,不”(上圖),伊朗革命衛隊圣城部隊指揮官卡西姆將軍“蘇萊馬尼是我的領導人”。

  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前國務院律師斯科特·R·安德森(ScottR.Anderson)對此表示贊同。他在推特上寫道:“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古老而熟悉的陷阱--特朗普政府就在其中。”

  國務院宣布,如果大使館的局勢惡化,美國國務卿邁克爾·R·龐佩奧(Michael R.Pompeo)可能會考慮到政治上的因素,而是留在華盛頓監視巴格達的事件。龐佩奧原本定于周四離開,前往包括烏克蘭在內的國家。

  特使們擔心,一種將任何攻擊轉變為國內黨派戰爭的進取心,會使在一個動蕩的國家中平衡外交存在的內在風險變得更加困難和復雜。

  克羅克說,盡管審查安全措施的失誤并從中吸取教訓是至關重要的,但他認為,讓對手相信攻擊會導致有關國家的外交倒退,并在美國進行激烈的內斗,是“對外交行為的毀滅性打擊”。

  “你不能消除風險--你只能管理它,”他說。

  高調攻擊外交設施的一個明顯影響是,在全球范圍內對大使館和領事館大院進行了嚴密的設防。1998年基地組織對美國駐肯尼亞和坦桑尼亞大使館的襲擊,推動了建造類似堡壘的設施,并層層加強了安全措施。在讓外交官更安全的同時,這也會讓東道國的普通公民更不容易接近大使館和領事館,從而阻礙了對外聯系,有時還會讓人感覺到美國正試圖將自己與世界隔絕開來。

  巴格達大使館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巴格達104英畝的大院使美國在其他地方的外交使團規模相形見絀。它有自己的保安隊、發電站和供水設施;曾經有大約16 000人居住。

  前駐馬其頓大使希爾(Hill)也曾在科索沃、波蘭和韓國任職。希爾說,東道國可能會發現自己處于“棘手的局勢”,因為它們試圖確定示威者是否只是在對美國的政策發泄不滿,還是設施和內部設施處于真正的危險之中。

  他說:“你看到防暴警察,有人受傷,局勢變得火爆。”“政府通常只是想,如果他們能夠防止對建筑物本身的攻擊,避免任何致命的東西,它就會被摧毀。”

  克羅克在1983年貝魯特的美國大使館和海軍軍營爆炸事件中幸免于難,他說,這一經歷對他來說是一名外交官。

  他說:“糟糕的事情會發生,當糟糕的事情發生時,你必須繼續前進,否則你就會創造一種激勵進一步攻擊的局面。”

  克羅克從外交部門退休后繼續從事學術界的工作,他批評龐培去年在伊拉克南部城市巴士拉的美國領事館遭到伊朗和伊朗支持的武裝分子的威脅和火箭彈襲擊后關閉了領事館。

  這位前特使說:“這告訴伊朗人,他們所要做的就是發出威脅--他們甚至不需要突破大使館的圍墻。”從貝魯特爆炸案和其他襲擊事件中,克羅克說,他吸取的教訓是“依靠它--不要讓這些混蛋贏。”




上一篇:照片顯示,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在美軍趕往該地區時受到了廣泛的破壞。
下一篇:伊麗莎白·沃倫在2019年第四季度籌集了2,120萬美元
崛起2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