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Megxit’是英國新一輪英國脫歐的時代與政治分裂



  倫敦--在哈里王子(Prince Harry)和他的妻子梅根(Meghan)宣布離開英國、在北美生活的計劃之后不久,小報編輯在“太陽報”(The Sun)上發表了一部小報編輯關于英國退歐的妙計“Megxit”(Megxit)。

a group of people standing in front of a crowd: Flags commemorating Harry and Meghan along Oxford Street in London in 2018.

  安德魯·斯塔塔代表“紐約時報”2018年,在倫敦牛津街,紀念哈利和梅根的旗幟。

  接著是陳詞濫調的笑話,白金漢宮正在尋求“超級加加”協議。去加拿大的夫婦這是指英國在脫離歐盟時希望與歐盟達成的貿易協定。

報名參加早間簡報通訊

  現在,隨著王室成員爭相與這對夫婦達成協議,將這件不愉快的事情拋諸腦后,評論家們將這對王室夫婦即將與英國的分手比作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Johnson)在大選中承諾的“完成英國退歐”的承諾。

  在狂熱的新聞媒體的刺激下,被一群四分五裂、迷住了的公眾所消耗,“哈利和梅根傳奇”(HarryandMeghan)的故事表現得不可思議,就像關于英國退歐的曠日持久的辯論--只有更多的錢。

  約翰遜的勝利暫時平息了英國退歐引發的風暴,但潛在的經濟和社會問題遠未解決,王室成員已成為一個方便的代言人,通過一對星際爭霸夫婦的痛苦,人們可以就種族、階級、性別和英國身份等問題展開辯論。

  “隨著英國退歐,英國正在選擇離開歐盟,”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路透社新聞研究金項目主任米拉·塞爾瓦(Meera Selva)說,“然而,對于Megxit來說,有人選擇離開英國是一種憤怒。”

  “他要離開,因為他不喜歡在英國看到的東西,”她補充說,指的是哈里。“這是英國人現在不想聽到的信息。”

  隨著“哈利和梅根”(Harry And Meghan)劇在令人窒息的頭條新聞和大量新聞評論中展開,它再次出現了與引發英國退歐辯論的問題相同的問題。英國人想要什么樣的社會:開放的還是封閉的,世界主義的還是民族主義的,進步的還是傳統的?

  與英國退歐一樣,這場辯論也打破了政治和代溝。年輕人和自由派,其中許多人投票支持留在歐盟,傾向于更同情王子和他的美國妻子。年紀較大、比較保守的人大多投票決定離開,他們傾向于對這對夫婦持更多的批評態度,并傾向于對伊麗莎白女王二世進行辯護。

  哈里王子和梅根的擁護者看到一個多種族、跨大西洋的家庭從報復性媒體和頑固的皇室生活傳統中尋求庇護,批評人士則看到一對自暴自棄的夫婦,他們想要皇室的特權而不承擔責任,為了好萊塢的明星而拋棄女王和國家。

  批評家們對蘇塞克斯公爵夫人特別嚴厲,因為Meghan被正式稱為“女公爵夫人”。2016年7月,英國投票退出歐盟一個月后,一位離婚的前電視女演員梅根·馬克爾通過共同的朋友在倫敦認識了哈里王子。他們的浪漫故事是在關于移民和國家身份的激烈辯論的背景下展開的。

  在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教新聞學的阿夫亞·赫希(Afua Hirsch)說:“梅根·馬克爾代表著改變,這是因為她的種族背景,也是她的女權主義,她的行動主義,以及她是白手起家的事實。”她是“英國(ISH):關于種族、身份和歸屬”一書的作者。

a large tree in a parking lot: Media trucks outside Sandringham Estate, the Queen’s country home, on Monday, during a royal family meeting.

  托比·梅爾維爾/路透社媒體卡車在桑德林厄姆莊園外,女王的鄉村住宅,星期一,在一個王室會議。

  赫希繼續說:“她恰巧來到了一個時刻,英國退歐讓主張民族主義認同和回歸英國帝國歷史的人們更加大膽。”“毫不奇怪,這引發了真正的敵意反應。”

  然而,對許多英國人來說,這對夫婦的婚禮--他們的福音合唱團唱著“支持我”和芝加哥的邁克爾·庫里主教引用了馬丁·路德·金牧師的話。在他的隨心所欲的布道中,他發出了一個令人振奮的信息:一個局外人有可能動搖一個有著百年歷史的機構。

  但是后來有報道說公爵夫人在新的生活中很痛苦,幾乎不和她的岳母說話。這對夫婦與媒體的關系開始得很好,但很快就變壞了。報紙批評他們乘坐私人飛機和限制他們的新生兒阿奇。

  BuzzFeed新聞,在一次驚人的演習中,收集20例小報對公爵夫人的報道比他哥哥威廉王子的妻子、前凱特·米德爾頓更為負面。

  這位公爵夫人于周日對其中一份報紙“郵報”采取了法律行動,因為她發表了一封寫給父親托馬斯·馬克爾(ThomasMarkle)的信。她現在面臨著一場審判的前景,在這場審判中,該報的出版商威脅要打電話給她的父親作證。

  哈里王子和梅根王子滿懷希望地談到“在這個機構中扮演一個進步的新角色”。但是最后,這位在宣布后回到加拿大的公爵夫人甚至沒有通過電話參加。在桑德林漢姆舉行的家庭秘密會議女王的鄉村之家,討論這對夫婦的未來。

  與皇宮有關系的人說,女王希望在幾天內就這對夫婦的兼職身份以及如何讓他們自己融資達成協議。目標是讓王室成員恢復正常生活。

  批評人士指出,這座宮殿就像約翰遜政府(Johnson)脫歐一樣,希望用一張簡單的紙解決一個復雜的問題。

  然而,在英國脫離歐盟之際,君主制和其他國家認同的象征可能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吸引力。例如,英國人正忙于討論政府是否應該支付幾十萬英鎊。敲響大本鐘它正在進行翻新,以紀念英國1月31日離開的正式時刻。

  專欄作家喬納森·弗里德蘭(Jonathan Freedland)在“衛報”(The Guardian)上寫道:“一旦我們離開了歐盟,英國人就會對那些獨特或獨特的英國事物抱得更緊。”他指的是英國的國民健康服務體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他說:“一些左翼人士可能希望這意味著不超過美國衛生組織(N.H.S.)。”“但正如本周再次表明的那樣,對數百萬人來說,這也意味著皇室家族。”

  弗里德蘭說,英國退歐后保守主義的受害者之一,將是廢除君主制的運動。甚至在英國退歐之前,共和主義在英國也沒有多少吸引力。但在經歷了三年關于英國未來的痛苦辯論之后,這似乎更加牽強了。

  批評人士指出,策劃英國退歐的保守黨也助長了對英國帝國的渴望。然而,哈里王子和梅根王子正在加快建立一個更加精簡的王室--在荷蘭或比利時等更緊湊的歐洲國家也是如此。

  “衛報”前編輯艾倫·拉斯布里杰(Alan Rusbridge Ger)表示:“我們有一個皇室家族,這符合跨越半個地球的帝國的想法。”“沒有能力面對一個更加謙遜的皇室家庭,這與我們無法接受英國在世界上的地位下降相適應。”




上一篇:美國恢復與伊拉克的聯合作戰
下一篇:法庭駁回禁令后,土耳其恢復了對維基百科的訪問。
崛起2 赚钱 湖北十一选五怎么买 新疆11选5 中奖助手 广西快乐十分要6059。vip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 管家婆正版期期准彩图 东方6十1最新开奖号码 福彩3d走势图 一分11选5 股票配资的流程有哪些 短线买什么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