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有些事情必須做”:特朗普試圖改寫俄羅斯調查的歷史



  美國情報機構很久以前就提出了俄羅斯非法干涉2016年總統大選的證據,試圖提升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候選人資格。隨后,調查此事的特別律師詳細描述了特朗普總統試圖阻止調查的無數方式。隨后,羅伯特·S·穆勒三世(Robert S.Mueller III)就特朗普的行為向國會作證,并警告稱,俄羅斯仍有意阻撓美國的選舉。

  但正是特朗普想要得到最后的答案。

  穆勒馬拉松式的證詞終結了俄羅斯的調查,七個月后,特朗普正積極尋求改寫聯邦執法和情報官員精心記錄的敘述,以求立竿見影的政治利益和歷史。

訂閱“華盛頓郵報”最受歡迎的時事通訊:今天華盛頓郵報上最受歡迎的報道

  渦輪增壓參議院彈劾案宣判無罪特朗普相信自己已經贏得了國會幾乎每一個共和黨人的忠誠,他不僅要求為自己在烏克蘭的行為辯護和開脫--眾議院投票通過彈劾他--而且還要求其他調查一直困擾著他的總統任期。

  這包括紐約州就特朗普的財政問題對他提起的訴訟,以及他的非營利基金會濫用慈善基金的指控。特朗普上周試圖在這些調查中翻開新的一頁,在Twitter上宣布在白宮之前會見安德魯·科莫州長(D)“紐約必須停止一切不必要的訴訟和騷擾”。

  不過,特朗普最關心的是俄羅斯。甚至在他宣誓就任總統之前,特朗普就一直將聯邦調查局(FBI)對俄羅斯的調查視為他的政府的一片烏云,威脅稱他對辦公室的要求是非法的。據顧問和盟友稱,三年多來,特朗普一直被俄羅斯的一切困擾著,并繼續保持著深刻的、有增無減的精神。迫害感.

  隨著連任活動的加劇,特朗普正在利用自己辦公室的權力操縱事實,解決問題。顧問說總統決心保護他的同伙卷入俄羅斯的大規模調查,懲罰他認為背叛了他的檢察官和調查人員,并讓公眾相信調查與他所看到的完全一致:非法的政治迫害。

  “整個穆勒的調查是一次徹底的失敗和恥辱。特朗普上周在接受電臺評論員杰拉爾多·里維拉(Geraldo Rivera)的采訪時說:“這可能應該被刪除。”里維拉是特朗普的老朋友。

  在談到穆勒時,特朗普補充說:“我不叫他特別律師,因為特別律師不是一個準確的術語。這是一位特別檢察官,因為他和他的13名憤怒的民主黨人--都是可怕的、可怕的人--所做的一切破壞了你們所認識的人的生命,但為了摧毀許多人的生命,杰拉爾多,永遠不應該被原諒,永遠不應該被遺忘,而且必須采取一些措施。“

  這一努力的核心是上周特朗普為減少政府對老朋友兼顧問羅杰·斯通(Roger Stone)的量刑建議所做的努力。司法部長William P.Barr‘s特別干預關于斯通案,以及特朗普自己宣布有權隨時介入刑事案件,這些都是對美國法治的考驗,也是對整個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的冷遇。長期以來,司法部一直在保護它的獨立性,使其不受政治影響。

  刑事司法系統很快就會受到進一步的考驗。美國地區法官艾米·伯曼·杰克遜-特朗普的目標對斯通的判決將在周四做出決定??偨y已經表示他可以減輕斯通的刑期。上周,當被問及他是否愿意發布赦免令時,特朗普告訴記者:“我還不想這么說。”

  僅上周,特朗普就將俄羅斯的調查稱為“污點”、“骯臟”、“腐敗”、“非法”、“虛假”、“恥辱”、“洗牌”、“騙局”、“固定騙局”以及“迄今為止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政治犯罪”。

  他認為,對俄羅斯選舉干涉的調查是基于虛假的借口,盡管司法部檢察長最近發表了一份報告。相反盡管聯邦調查局(FBI)對一名前特朗普競選助理的監視受到了批評。他又一次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聲稱,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穆勒(Mueller)對國會撒了謊,這是斯通去年11月被陪審團判定有罪的指控之一。穆勒被認為是事實準確的前聯邦調查局局長。

  然而,在總統對俄羅斯調查的許多公開評論中,沒有提到警告俄羅斯不要干涉下一次選舉,甚至承認美國情報機構相信俄羅斯總統弗拉迪米爾·普京(Vladi Mir Putin)正在尋求干預。

  “正如鮑勃·穆勒(Bob Mueller)所說的--以及整個情報機構的證實--俄羅斯仍在攻擊我們,”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美國律師、前穆勒律師查克·羅森伯格(Chuck Rosenberg)“總統不僅向美國人民提供了關于這一威脅的虛假陳述,而且在這一極其重要的問題上也沒有他的領導。”我們還在被攻擊。就好像俄國人入侵了阿拉斯加,總統要么說他們不在那里,要么說他們在那里,但這并不重要,因為我們還有49個其他了不起的州。“

  曾為穆勒工作的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高級官員弗蘭克·菲格魯齊(Frank Figliuzzi)表示,特朗普為推動俄羅斯調查的新歷史而做出的努力令人震驚。

  “特朗普正在做的是取消我們都證明過的,法院已經證明的,就像在羅杰·斯通(Roger Stone)案、馬納福特案(Manafort)、弗林案(Flynn)一樣,都是在總統級別上取消陪審團,”菲格魯齊說。

  “由于總統辦公室的權力,總統正在用類固醇做這件事,”Figliuzzi說。“人們必須看到其中的危險。”

  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歷史學教授、威權主義學者露絲·本·吉亞特(Ruth Ben-Ghiat)表示,她認為特朗普的行為動機更為黑暗。

  本-吉亞特說:“這一切都是關于操縱信息,并將敘事重新塑造成你所需要的樣子。”“不僅僅是審查--這是老派--像特朗普這樣的統治者--而普京是這方面的主人--通過操縱信息操縱輿論。”

  特朗普的支持者表示,總統在競選年初試圖控制對俄羅斯調查的公開報道是明智的,他們認為,他的復述會得到一群同情的聽眾。

  “成功者寫歷史書。特朗普前競選顧問杰森·米勒(Jason Miller)與特朗普前策略師斯蒂芬·K·班農(Stephen K.Bannon)共同主持了支持特朗普的電臺節目和播客,他說,特朗普總統意識到了這一點,并意識到,除非他對前三年的女巫狩獵活動下了定義,否則實際上是那些未能成功發起這些女巫追獵行動的人。“戰爭室”是特朗普的前競選顧問之一。

  米勒補充說:“他試圖和那些在2016年支持他的人交談,他們認為黨派民主黨人和未經選舉產生的行政州官員在過去三年里試圖對他做的事情是荒謬的,并在我們進入這個秋天的時候把事情放在適當的背景下。”

  在與顧問和朋友的私下討論中,特朗普長期以來一直憤怒地、癡迷地抱怨俄羅斯的調查。奧巴馬認為,他和他的競選團隊受到了他哀嘆為“深州”陰謀的不公平攻擊--他還指責聯邦調查局(FBI)前局長詹姆斯·B·科米(James B.Comey)和副局長安德魯·麥凱布(Andrew McCab

  特朗普經常抱怨說,科米和麥凱布因為他確信的不法行為而逃過了牢獄之災,而斯通、馬納福特、弗林和其他特朗普同伙則被起訴。

  “他們把一個人關進監獄,毀了他的生命、他的家庭、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九年監禁。這是一個恥辱,“特朗普上周對記者說斯通,指的是最初由聯邦檢察官建議的7至9年徒刑。“在此期間,科米四處走動,做書交易。發起這次詐騙調查的人--他們所做的是一種恥辱。希望它能得到公平的對待。“

  特朗普的不滿不僅限于俄羅斯問題,還包括他的信念: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在烏克蘭的交易沒有受到足夠的審查。

  特朗普的一位顧問表示:“總統癡迷于自己的公平觀。”他要求匿名,坦率地描述總統的心態。“這些項目大多是因為總統認為事情不公平而出現的。他對喬·拜登(Joe Biden)兒子的反應大多不是試圖傷害政治對手的反應,但這是一種不相信對拜登夫婦的對待方式與對待他的方式有任何相似之處的反應。他對麥凱布、科米以及總統的其他各種敵人的反應是對他的盟友所遭受的不公平結果的反應。“

  這位顧問補充道:“這不僅是為了公平,而且是為了確保在寫書和拍電影的時候,他和他的盟友們都能以最好的光景出柜。”所有這些都與知覺有關。“

  紐約大學(NewYorkUniversity)教授本-吉亞特(Ben-Ghiat)把他的遠見和技巧歸功于特朗普。

  本-吉亞特說:“特朗普是沖動的,問題總是在于,他是個棋手,還是只是盲目地脫離情緒,這種操縱信息和制造虛假敘述的策略,是那些考慮長遠、思考遺產的人的行為。”“他是個建筑工人。他考慮未來。這是一個關于一個人為未來建立另一段歷史的故事。“




上一篇: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在領先達托納500強后領先一圈
下一篇:民主黨人將目光投向內華達州,看到一個共同的敵人:彭博社
崛起2 赚钱 内蒙古11选5软件 青海快三电脑版 2019年安全靠谱的理财平台 吉林十一选五技巧 股票k线图怎么看 天津快乐10分钟一定牛 河南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记录 中原风彩22选5最新开奖 时时彩龙虎和购买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