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黎巴嫩的美國公民拒絕遣返,說在貝魯特“更安全”



  上個月,卡莉·福格萊和一群丹麥朋友在貝魯特,她第一次考慮搬回美國。他們正準備離開黎巴嫩擔心那里會爆發大規模的冠狀病毒,并試圖說服她也這么做。

  但是這位28歲的蒙大拿人道主義顧問決定留下來。在黎巴嫩于3月19日關閉邊境以阻止全球流行病蔓延之后,她開始為自己的屋頂露臺提供設備。她意識到,她在貝魯特的時間將是無限的。

  福格里說:“我做出這一決定是出于個人原因和對病毒的計算。”“我認為我在這里可能更安全。”

  這一決定得到了幾位CNN在貝魯特的美國公民的響應,引用美國飆升的案例。當美國政府上周表示,將以每人2500美元的包機將本國公民和永久居民飛往美國時,一些美國人在Twitter上公開拒絕了這一提議。

  “不,媽媽,我不去,”駐貝魯特的自由記者Abby Sewell說。在推特上寫的關于美國大使館的聲明。

  在回應她的推特時,一位黎巴嫩記者說:“這一次,我想沒有哪個美國比這里更安全了。”Sewell的母親Meg Sewell回答說:“實際上,暫時我可能不得不同意。”

  Sewell告訴CNN,她從未考慮過接受美國大使館的提議。

  她說:“從我所讀到的所有資料來看,美國的情況更糟,包括病例數量、預防措施或缺乏預防措施,以及衛生系統負擔過重。”

  “而且,由于我已經在海外生活了多年,我現在在美國沒有醫療保險,所以如果我真的回去然后生病了,我會考慮從口袋里掏出幾千美元。”

  據美國國務院一名官員透露,4月5日上午,美國大使館將95名美國公民從黎巴嫩驅逐出境。據估計,成千上萬的美國人居住在黎巴嫩--其中許多人還擁有黎巴嫩公民身份。

  這位官員對CNN說:“美國國務院沒有比海外美國公民的安全更重要的事情了。”“我們正奮起迎接科維德-19大流行所帶來的歷史性挑戰,每天,在世界各地。”

  當被問及美國人認為貝魯特比美國安全一次時,這位官員拒絕置評。

  有消息要隨時通知。保持安全的建議。

  點擊這里獲得來自MicrosoftNews的完整冠狀病毒報道

  國內的一次快速爆發

  27歲的達林·豪蘭德(DarynHowland)蹲在貝魯特的公寓里,潛入顧問的工作。“我的計劃是在不確定的未來留在這里,”這位波士頓本地人說。

  “事實是,在美國的情況是如此糟糕,這意味著它是第一次在黎巴嫩比在美國更安全,”豪蘭也呼應。“盡管(黎巴嫩的政治和經濟)形勢.我認為我在這里的可能性更大。”

  “我在這里的所有美國朋友都決定留下來,”她補充道。

  2月21日,當黎巴嫩報告第一例新的冠狀病毒病例時,該國已經充滿了危機。

  去年10月,全國爆發了針對該國政治精英的抗議活動,推翻了前總理薩阿德·哈里里(Saad Hariri)領導的政府,加深了政治危機。已經承受著越來越大的壓力,該國的貨幣貶值了。上個月,貝魯特宣布了有史以來第一次債務違約。

  在活動人士和媒體的廣泛壓力下,這位新人哈桑·迪亞布總理政府他發誓不會拿病毒冒險,盡管已經陷入困境的經濟可能會因此付出代價。

  在第一個案例發生后的八天,也就是2月29日,該國關閉了學校和大學。3月6日,在意大利等幾個西歐國家實施這一措施之前,它關閉了餐館和咖啡館。政府隨后于3月15日宣布實行封鎖。

  據世界衛生組織駐黎巴嫩辦事處稱,最近幾周,冠狀病毒在黎巴嫩的傳播速度有所減緩。醫療專業人士對該國較早采取的實施封鎖的措施給予了謹慎的贊揚。

  政府的拉菲克·哈里里大學醫院(Rafik Hariri University Hospital)院長菲拉斯·阿比德(Firass Abiad)在Twitter上說,“我們不需要決定誰買呼吸機,誰不買。這是因為我們呆在家里,邊境被關閉了。”該醫院一直在貝魯特處理大部分冠狀病毒病例。他的推特與“紐約時報”發表的一篇關于美國呼吸機短缺的評論文章聯系在一起。

  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數據,截至4月9日,美國有超過43萬例柯維德病例,死亡人數為1.4萬人,其中黎巴嫩有576例和19人死亡。

  到目前為止,在黎巴嫩已經進行了將近12,000次冠狀病毒檢測。這相當于約0.1%的人口(相比之下,英國人口的約0.3%,德國人口的1.1%)。因此,衛生部認為它低估了疫情的規模。它敦促更多的人接受測試。

  黎巴嫩衛生部誓言將每天檢查的數量增加到2000次。報告說,任何有輕微或嚴重癥狀的人都有權接受檢測。

  在最近的一次視頻講話中,公共衛生部總干事瓦利德·阿瑪爾(Walid Ammar)將國內篩查水平較低歸咎于圍繞COVID-19的社會污名:“如果一個公民覺得你的反應會很糟糕,他們就不會去接受檢測,”Ammar說。“你們都應該害怕那些不會接受檢測的人,因為他們害怕你。這些人會感染你。”

  醫療專業人士說,越來越多的人來接受檢查,但醫療部門--該國的金融危機給了它沉重的打擊--缺乏進行大規模檢查的資源。

  醫務人員說,該國積極的封鎖措施幫助衛生部門避免了在許多其他受病毒蹂躪的國家出現的流行病。

  貝魯特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 of貝魯特)病毒學家、助理教授哈桑·扎拉克(Hassan Zaraket)在推特上表示:“我們測試的越多,效果就越好,但我們必須認識到,我們的資源是有限的,需要從戰略上加以利用。”“如果我們漏掉了很多病例,我們就會在急診室和重癥監護病房發生爆炸。”

  雖然現在說冠狀病毒的傳播是否會繼續減緩還為時尚早,但Howland說,她對黎巴嫩的嚴格措施感到欣慰。她說:“政府已經提前解決了這個問題,到目前為止(案件數量)并沒有升級。”

  她認為,白宮的回應與她危機纏身的被收養國的反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遭到攻擊因為在阻止疾病在那里迅速蔓延方面行動遲緩。目前,美國報告的禽流感病例和死亡人數是全球最高的。周三,追蹤美國冠狀病毒的一個著名模型預測,到8月份,將有6萬多人死于科維德病毒--19人。

  “看著特朗普如何處理這場危機……人們似乎并不真正意識到正在發生什么,也沒有做出正確的決定,”豪蘭德說。

  對黎巴嫩長期痛苦的恐懼

  其他人認為資金緊張的黎巴嫩還沒有看到冠狀病毒爆發最嚴重的時候。

  上周,當黎巴嫩裔美國人韓娜·穆爾(Hana Murr)收到美國大使館提出的遣返申請的電子郵件時,她認為這是逃離日益加深的經濟危機的一個機會。

  穆爾說:“我們一直處于弱勢狀態,因此我們會受到很大的影響。”“政府現在必須迎頭趕上。他們做得相當不錯。我很驚訝。我的期望很低,而且已經超過了預期。”

  但她補充道:“經濟螺旋式下滑和冠狀病毒帶來的危險讓我非常害怕,我想在一切都發展到頂峰之前離開。”

  穆爾說:“我很高興,心碎,輕松,沮喪,每10分鐘就會改變一次。”

  蒙大拿州土生土長的福格萊在貝魯特的公寓里說,如果她對美國的領導有更多的信心,她可能會想回到美國。

  她說:“老實說,如果我們還有奧巴馬政府或者任何一種信心,那么我們(貝魯特的美國人)可能會有不同的感覺。”福格萊補充說:“他們很可能會頒布一些法案,讓我有一個清晰的醫療計劃回去,或者住房得到補償,或者有一套清晰的福利,我本來可以回到這里。”

  “我只是沒有信任




上一篇:2020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是唯一一位參選總統的民主黨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
崛起2 赚钱 股票怎么玩 不懂股 北京赛车技巧 互联网时代如何赚钱 10万靴百家乐数据 幸运农场幸运3复式 四头一位的生肖 哈灵扬州麻将下载 金点子股票软件 有那些好玩的棋牌游 今日股票热门板块